•  共享武夷山水,实现点绿成金
  •  秀美政和 让你的生活慢下来
  •  秀美政和 让你的生活慢下来
滚动新闻:多政策为企业“松绑” 破解企业降杠杆难题 福州7月1日起实行新规
当前位置: 政和新闻网>平安政和> > 正文

扫黑办收到一封“悔过求助书”,牵出一位长期包住高档酒店却无产业的“大老板”……

2020-07-29 17:55:00 来源:   责任编辑: 刘永锋  


▲7月15日,被告人周靖凯一审获刑20年

一个并无产业的所谓“老板”,长期包住在高档大酒店,开赌场,忽悠他人钱财,也忽悠着一帮打手横行无忌。受害者之中,有著名企业家,有知名装修公司,有普通商人,甚至还有同案犯。

骗子、流氓如何蛇鼠一窝“共生共荣”。随着案件的宣判,答案也随之真相大白。

人大代表携子求助

陷入赌博这个深渊,不仅害了我自己也拖累了家人,要想解脱只有与过去彻底决裂……

2018年3月底,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刚启动不久,湖南湘潭市公安局扫黑办收到了一封“悔过求助书”。

写这封信的人叫莫某东,是湘潭市某著名企业董事长莫某军先生的家中独子。莫某东说,因为赌博,他已经输掉家中6000多万元,还欠下了近千万元的债务。部分讨债人胁迫他还债,使他有家不能归,老婆吓得和他离了婚,催债人还骚扰他父母不得安宁。“仅凭我个人和家人的力量,不能彻底斩断与过去赌博圈的关系,因此,我在悔过的同时,也特别向人民公安求助。”

此后不久,身为市人大代表的莫某军,也亲手向市扫黑办递交了一封请求信,信中表达了对儿子深陷赌博的痛心疾首,也痛斥了网络赌博、高利贷等违法行为的可恶,可谓字字泣血,句句戳心!莫某军希望公安机关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把打击网络赌博、高利贷、地下钱庄作为重要内容,彻底铲除各种赌博恶习。

然而,就在警方开展前期调查的时候,莫某军一家却受到了催债人变本加厉的骚扰。

2018年5月12日,莫某军所住别墅遭三名男子闯入,他们威胁“不帮你儿子还钱我们就天天来,让你不得安宁!”随后几天,这伙人天天上门骚扰,威胁莫某军要去他的公司闹事,把他的名声搞臭,把公司搞垮。

2018年5月17日晚7时许,莫某军在小区草坪散步时被一伙催债人拦截纠缠,在推搡拉扯中被摔倒在地。讨债人有意将这一过程拍下发给了儿子莫某东。

2018年6月5日8时许,莫某军准备驾车外出参加会议时被一伙催债人拦截,待警察赶到后才摆脱纠缠,致会议延迟半小时召开。

……

至2019年6月湘潭市公安部门对周靖凯、王令一伙正式立案侦查时,莫某军一家先后受到言语威胁、当众哄闹、推搡拉扯、拦车闹事、高声滋扰、深夜敲门、非法侵入住宅、到公司制造影响等各种骚扰数十次。在此期间,莫某东也频繁收到含人身威胁、暴力血腥的图片与文字信息,不断被恐吓、威胁。因工作生活被严重扰乱,家人长期处于被滋扰的恐惧之下,莫某军被迫先后5次报警求助。警方立案侦查之后,还从莫某军的奔驰轿车下面,发现了犯罪嫌疑人安装的具有跟踪定位功能的追踪器。

犯罪团伙浮出水面

根据莫某父子的举报,公安部门初步掌握了周靖凯、王令一伙开设赌场、寻衅滋事的犯罪事实。

2011年,此时的富家公子莫某东已经深陷赌博泥潭,尽管已输掉千万身家、负债累累,但依然不愿收手,幻想着“下一次运气好”就能把一切赢回来。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开赌场的周靖凯与放高利贷的王令、卜文辉拿准莫家家底深厚,早就盯上了莫某东这只“肥羊”。在这帮损友的撺掇下,至2018年,莫某东在周靖凯处前后输掉500万现金,还欠下500万元赌债。

为了让非法的赌债合法化,心思缜密的周靖凯逼迫莫某东签订了一份虚构的《投资协议合同》,并打了一张500万元的借条。而为了让莫某东有钱赌博,王令、卜文辉可谓绞尽脑汁,他们以房产抵押贷款、信用卡透支等方式筹来100余万元,以月息5分至一角的高利借给莫某东。看到从莫某东身上再也榨不出油水之后,王令、卜文辉就安排指使魏建新、彭梦洁、张珈源、周径舟等人,采取反复骚扰的“软暴力”手段逼莫某军父偿子债。

按照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需要,此案由湘潭市公安局指定湘潭县公安局侦查。随着侦查的深入,一个以周靖凯为纠集者,王令、马小龙、陈俊颖、段彪、郭海涛、杨阳和阳熙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团伙逐渐浮出水面。

貌似手眼通天,实为江湖骗子

周靖凯以前在银行给领导当过司机,离开银行后,做过矿石生意,开过信贷公司,但几番折腾所获不多,加上自己好赌,早已经是负债累累。正规生意做不来,便打起了歪门邪道的主意。

平时衣冠楚楚,长期租住在高档酒店,实际上就是个江湖骗子,”专案组民警蒋警官介绍,周靖凯平时比较高调,喜欢吹嘘自己认识哪些领导、大老板。为了打造自己“人脉广泛、能平事”的形象,他有时候甚至不惜血本。一次,一名开设赌场的违法人员被法院判处2万元罚金,周靖凯为了显示自己有能耐,吹牛说可以帮忙要回来。不久,他自掏腰包2万元给了对方,谎称是法院退回的钱。他还有一个爱好便是与领导合影,逮着机会便上去蹭拍几张,这些照片帮助他抬高身价,也成了他实施诈骗的道具。

2016年11月,周靖凯与阳熙谎称一位朋友承包了窑湾建设项目的片石生意,诱骗刘某奇投资参与,并承诺半年工期结束后,刘某奇可获利30%。随后事情败露,在刘某奇苦苦哀求之下,直到2019年6月,周靖凯仅归还刘某奇44200元。

2017年5月,以承包建筑工程为业的李某明经人介绍认识了周靖凯,被他“社会资源丰富,政界、商界人脉众多”的吹嘘迷惑,托他牵线搭桥承接工程。随后,李某明找周靖凯帮忙承揽湘潭县妇幼保健院搬迁工程,周靖凯谎称要给“省领导”送100万才能搞定。李某明筹集的60万元港币直接进了周靖凯腰包,数月之后,因未能承包到工程,李某明多次向周靖凯要账,但周靖凯拒绝归还。

2017年4月初,在某高档宾馆开设“德州扑克”赌场的蒋某、胡某等人听说周靖凯关系广泛能“了难”,以每天2500元的保护费请周靖凯护场子,约定保证运营至少20天以上。4月6日,这个赌场就被岳塘公安分局查获,周靖凯不得不将5万元“保证金”退回给蒋某。

2013年8月,周靖凯通过伪造房屋产权证并串通银行职员办理一张大额度信用卡,随后恶意刷卡消费和套现用于偿还赌债,共透支近30万元。经银行多年催讨,这笔钱至周靖凯被抓时还有21万多元未还。

蛇鼠一窝,作恶多端

通过精心营造的光环,周靖凯笼络了一批社会闲杂人员在自己身边,这些人称周靖凯为“老板”“凯曼”或“凯哥”。

王令、卜文辉分别是国网湘潭公司退休与在职职工,他们为周靖凯的赌场拉来业务,同时向参赌人员放高利贷。马小龙、陈俊颖、段彪、郭海涛、杨洋、阳熙等人均为前科劣迹人员,作为周靖凯恶势力团伙成员,主要负责讨债和充当打手角色。为拉拢手下核心马仔阳熙,周靖凯多次带阳熙到澳门赌博,两人欠下500万港元赌债,周靖凯作为老大主动包揽下来,却被澳门赌场派人到湘潭“驻点”追债。

周靖凯欠李某林210万元,李某林多次向周靖凯讨债。2018年1月,李某林再到周靖凯租住的宾馆讨债,周靖凯提前安排陈俊颖“要见机行事,想怎么搞就怎么搞”。得到周靖凯授意后,陈俊颖纠集了郭海涛等5人,故意挑起事端,对李某林实施围殴。

王令、卜文辉在向莫某东讨要非法债务过程中,多次向莫某东发送人身威胁、暴力血腥的图片、文字信息进行恐吓和威胁,并纠集人员多次采取反复哄闹、滋扰、纠缠、非法侵入莫家住宅、拦车闹事、制造影响、跟踪莫某家人,以及夜晚敲门、喊叫、哭、口头威胁等“软暴力”手段滋事,其行为令人发指。

周靖凯一伙还无视社会公序良俗,利用残疾人为其从事违法犯罪活动。2018年3、4月间,周靖凯与某家装公司发生合同纠纷,为了逼家装公司退钱,他怂恿利用一帮残疾人到家装公司闹事。2018年6月,周靖凯与王令、何伟合伙在建设南路租用一茶楼开设赌场,为了逃避公安机关查处打击,也为了免掉一些税收费用,他们把茶楼挂在一名残疾人名下,并冠名“湘潭市残疾人康复活动中心”。

据办案警官介绍,周靖凯此人异常狡猾,在实施大部分犯罪行为时,很少亲自出面,而是躲在幕后遥控指挥,很多受害人到最后也不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,因此公关机关在侦办该案时,可谓困难重重。但“多行不义必自毙”,经过一年多时间的不懈努力,该犯罪团伙成员被一一抓捕归案,胜利始终站在正义的一方。

经查明,自2015年至2018年期间,周靖凯恶势力犯罪团伙经常纠集在一起,以暴力、威胁、软暴力等手段为非作歹、欺压百姓,先后实施开设赌场2起、非法拘禁1起、寻衅滋事4起,另周靖凯实施诈骗2起、信用卡诈骗1起,陈靖宇实施危险驾驶行为1起,扰乱社会生活秩序,在湘潭市范围内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。

2020年7月15日,湘潭县人民法院对周靖凯等19人涉恶案件公开进行一审宣判,依法认定7名被告人构成恶势力犯罪团伙。主犯周靖凯被以开设赌场罪、非法拘禁罪、寻衅滋事罪、诈骗罪和信用卡诈骗罪五项罪名,共判处有期徒刑24年,合并执行有期徒刑20年,并处罚金38万元。其余18名被告人分别获刑四年至六个月不等。

以案说法

“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但催债的方式不得侵害他人的合法权益。”

湘潭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永江认为,此案中,恶势力团伙非法讨债主要采取的是“软暴力”手段,而现行刑法完全可以规制“软暴力”。

张永江分析,“软暴力”属于违法犯罪手段,是行为的一种方法,实施“软暴力”行为,可能涉及到刑法上的多个罪名。如果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“软暴力”手段强行索取公私财物的,可能构成刑法上的敲诈勒索罪;采用“软暴力”手段,使他人产生心理恐惧或者形成心理强制,分别属于《刑法》规定的“威胁”“恐吓”,同时符合其他犯罪构成要件的,应当分别以强迫交易罪、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;如果以“软暴力”手段非法进入或者滞留他人住宅的,可能构成非法侵入住宅罪;如果有组织地多次短时间非法拘禁他人,非法拘禁三次以上、每次持续时间在四小时以上,或者非法拘禁他人累计时间在十二小时以上的,应当以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。实施“软暴力”同时构成多种犯罪的,应当根据刑法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实行数罪并罚或者择一重罪处罚。

此案一审审判员、湘潭县法院刑事审判庭谭庭长说,黑恶势力攫取利益,逐渐由以往的暴力方式演变为更多地使用滋扰、纠缠、哄闹、聚众造势等“软暴力”手段。为此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检察院、公安部、司法部出台了《关于办理实施“软暴力”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》。《意见》对“软暴力”的定义、类型、法律适用都做出了明确指导,有助于政法部门在司法实践中准确把握。本案中,被告人王令、卜文辉为索要非法债务,指使被告人彭梦洁、魏建新、张珈源多次追逐、拦截恐吓他人,情节恶劣,其行为构成了寻衅滋事罪,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(来源:中国长安网)


分享到:
相关阅读
    网站备案:闽ICP备11023676号-1
    中共政和县委宣传部主办 地址:福建省南平市政和县解放街2号
    邮政编码:353600联系电话:0599-3329367
   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:0591-87275327
    投稿邮箱:fjzhxww@163.com
    政和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
   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